欢迎访问古典文学网,祝您阅读愉快!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 > 读者投稿 > 学术研究

彭运生谈艺录(3)

作者:彭运生来源:发表于:2017-10-27 00:41:15阅读:
彭运生谈艺录(3)
1、文学杰作的永恒价值
“我觉秋兴逸,谁云秋兴悲?山将落日去,水与晴空宜”,这是李白“秋日鲁郡尧祠亭上宴别杜补阙范侍御”的前四句诗。如果说李白此四句诗有永恒的艺术价值,那只是因为它能够满足读者“驳倒他人”这一天然倾向(人性)。换言之,如果没有“驳倒他人”这一原始渴望,就没有人能从李白此四句诗得到巨大的快乐。实际上,如果没有这一原始渴望,就别说是李白,任何人都不能写出这样的诗句。当然,这样的担心是多余的——只要是一个人,谁的心里能永远没有“驳倒他人”这一原始冲动?
这四句诗暗示了“驳倒他人”的来之不易:想要驳倒认为“秋兴悲”的人,我们必须依靠自己的感“觉”而对“秋”有切身体会;其次,想要驳倒他人,我们必须有充足的根据——“山将落日去”和“水与晴空宜”都是根据,单独一条根据是力量不够的。
今天的我们从“山将落日去”和“水与晴空宜”能直接读出什么,那是见仁见智的事情,但这二者首先是“我”得出“秋兴逸”这一结论的根据,更是“我”反驳主张“秋兴悲”的那些人的根据。这二者成为根据,主要的不是因为它们内容上适合成为支持“秋兴逸”这一结论的根据,而是因为它们是处在根据的位置上。这是诗的重要特性之一,也是确保文学杰作具有永恒价值的奥秘之所在。
“人道横江好,侬道横江恶。一风三日吹倒山,白浪高于瓦官阁”,这是李白的一首“横江词”。如果说前所言李白的那四句诗是“驳倒他人”的加强版,则李白此“横江词”是“驳倒他人”的弱化版。
 
2、化腐朽为神奇
“春风东来忽相过,金尊渌酒生微波”,这是李白的诗句。如果没有后面的一句,单独的“春风东来忽相过”,简直就是一点意思都没有。有了后一句,读者恍然大悟:一个人断言“春风东来忽相过”,主要的不是像平常那样依靠自己的触觉,而是依靠自己的视觉(眼睛);主要的不是像平常那样依靠眼睛去观看譬如草木、水体或旗子的摇曳,而是依靠自己的眼睛去看“金樽”里的“渌酒”,原来,这渌酒“生微波”了。
通过“金尊渌酒生微波”而断言“春风东来忽相过”,是对常规的打破。打破常规意味着某种新奇感,新奇感是艺术魅力的一种结果。
“若耶溪旁采莲女,笑隔荷花共人语”,这是李白的名句。将之恢复自然语序当是:若耶溪旁采莲女,隔荷花共人语笑。这是不少见的现象,也没有多少意味,而一旦把“笑”从句尾挪移到句首,奇迹出现了,因为这样的言外之意油然而生了:笑的产生必须具备种种之条件——“采莲女”笑,那是因为她有语言能力,因为她有伙伴,还因为她周围有“荷花”,而不是让人厌恶之物。总之,“笑”受到了隐秘的肯定。改变一个字的位置,竟至于让平平常常的东西金光四射。
 
3、奇上加奇
“别来几春未还家?玉窗五见樱桃花”,这是李白“久别离”的前两句诗。“离别之后你有几年没回家了”,这是常人常言,现在却问“别来几春未还家”,好像一年四季之中只有春季才值得提起,总之,“别来几春未还家”是一种比较奇特的说法。不曾想,回答的话是“玉窗五见樱桃花”,好像春季里只有“樱桃花”开才值得提起。
这就是“奇上加奇”。
“悲来乎,悲来乎!主人有酒且莫斟,听我一曲悲来吟。悲来不吟还不笑,天下无人知我心”,这是李白“悲歌行”的开头部分。人们心情悲伤的时候去喝酒,这可以说是常人常情,现在,有一个悲伤的人说“有酒且莫斟”,这是比较奇特的;更奇特的是,人们悲伤的时候通常会哭,一个悲伤的人为了避免“天下无人知我心”,不仅没有哭,反而“笑”了起来。这是奇上加奇,怪上加怪。
    本文来源于古典文学网www.gdwxcn.com),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注明出处。
    发表评论共有条评论
    用户名:密码:
    验证码: 匿名发表
    最新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  • 相关栏目:
  • 古体诗词
  • 古体辞赋
  • 现代诗歌
  • 唯美古风
  • 散文随笔
  • 文化随笔
  • 读书笔记
  • 小说故事
  • 杂谈评论
  • 漫说历史
  • 学术研究
  • 其他类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