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古典文学 > 读者投稿 > 小说故事 >
登录新用户注册
最新推荐
热门推荐

    琢磨传

    作者:青昭 [文集]来源:古典文学网发表于:2014-10-19阅读:

    第一回 小公子迷途深山里  老疯道胡言破庙中

    众位看官需知,本故事飘飘渺渺,不辨真假,戏笔者亦不过一“半吊子”,行事粗糙大意,文章本来面目不免为浊心秽气所污,若看得,便喝声彩,看不得,一笑撕之或大骂作者,求不辱及先人罢了。

    话说这一日,却是哪一日?这便是作者不用心处,无非是秦后清前某代某年某天。巴蜀之地隆州南部县有一富家,家主陈亭,早年醉心科举,无奈半辈子仅得了个秀才,后投身商事,家业渐大,虽为商贾,喜行风雅之事,聚会郊游时而有之,故乡间颇识书者多为陈府常客。这陈亭却有一子落棋,表字不悔,一来陈老先生极爱手谈,日日不辍;二来冀以为人坦荡磊落。天降大任,陈落棋身上便引出了诸多因果妙事。

    当日,陈亭与来客陷于鬼阵,于犄角争夺处无法自拔,其妻刘氏亦与来客之妻忙于刺绣女红,便落了个年方十五的束发少爷陈落棋,功课已毕百无聊赖,只得带上小厮墨舟在门口大杨树下闭目小睡,忽而有人摇臂,视之,正是墨舟,陈落棋道:“胆子愈发大如狗了!不知我正梦庄周呢?!”墨舟却是一愣,道:“庄周?是哪家的小姐?小人的确是不知。”落棋无言。墨舟指东,五十步外,有一个小草地,立着木柱,正是陈府歇马之处,此时正拴着一匹黑色好马,骏骨追风,极有精神,是来客之马。墨舟道:“公子无事,何不试骑,这马甚是威风,恰好显出公子人才来。”陈落棋本不会骑马,耐不住少年心性,一片好奇,便教墨舟牵马过来。

    墨舟执缰,落棋上马,马俊人美,墨舟暗暗羡慕。不道天色忽变,云聚何急,风来何迅,正是造化之功。陈落棋正在惊疑,天边忽的降下惊雷,声势无匹,如在耳畔。这马受惊,长尾随风,竟撒蹄不择路的向东飞奔而去,墨舟猝不及防,被拖了个大马趴。陈落棋大恐,加之不善骑术,只得闭目,紧紧抱着马项,不知方向。骤雨打来,巨如黄豆,势胜倾盆,霎时将落棋浇为落水,那马也愈难止了,转瞬间跑出了十余里。

    约一个时辰后,云销雨霁,陈落棋方敢睁眼,定睛四顾,却把他唬得差点坠马,只见古木遮天,一派绿光,盘根错节,虬枝铁干,树皆十人难围,枯叶堪没马蹄,隐约听得山泉雨后汩汩,真真个毫无人迹。陈落棋虽年少,性极潇洒从容,不多时定下心来,抚马笑道:“这是个何等所在,你这顽马竟跑入深山来了,莫不是的卢之种,今日妨吾!且共汝暂寻归路,倘再纵脾性,他日必以花椒釜鼎烹之!”这马似通人意,轻嘶一声,也不再颠簸,一人一马便在山中四方寻路,一路上也颇有景致可观。

    深山老林,处处皆树,无有不同,况来时蹄印早被大雨冲刷干净,如何轻易找得到出路?此时正是虽有明目骏马,无异于盲人瞎马,半日里竟在林子里转圈了。天色渐暗,幸有雨后月明,尚可视物,陈落棋半日未进食,苦于腹内叫唤,也不禁心急起来。正在心焦是,忽听得一缕钟声,飘摇幽眇,不可捉摸,陈落棋心想此处必有梵宫道观,也算得“归去暮烟深处听晚钟”了。遂拍马循声而去,半个时辰后,半山腰显出了两点光亮,房屋却掩在危树繁枝中了,落棋一声吆喝,催马前行。

    行到门口,原来是个道观,名静虚观,颇有年头,门漆斑驳,西垣倾颓,杂草盛及半人,门上挂着两联,“卧天寝地梦宇宙,静心忘尘参阴阳”。陈落棋将马拴在门外树上,走到大堂,壁上缀着烛灯,台上供着老君石像,却掉了一只胳膊,想是年久所致,像前小炉中,插着三炷香,刚刚燃了一半,升烟袅袅,却未见人。陈落棋转到后堂,五间屋子,一明四暗,皆闭着门,遂敲门,开门者是一位老道,落棋望去,暗自喝彩,好老道,白发披散及腰,胡须皆雪,一身羽衣乃至鞋袜亦是素白,竟是个白老头了,俨然一世外仙人。却见这老道瞄着落棋,眼神狐疑,并不开言,陈落棋不解,及至细看自身,不禁哑然,原来上下湿透,发贴双颊,加之路滑坠马,浑身泥泞,活脱脱泥猴一只。遂作个揖,讲清楚原由,老道方请进屋。拿了套干净粗布衣衫与落棋换装,落棋道谢不已,老道仍一言不发。落棋道:“叨扰道长,不知尊号?在下迷途此中,久未进食,烦恳道长略赐素斋,明日出山,必备重谢登门。”老道道:“在下道号云非。此处无米无食,观后有果树几株,小哥儿可自取之。”陈落棋心中大怒,心想着老道分明戏弄与我,便道:“敢问道长食何物为生,莫不是与老君一般享受香火?或是食己长发,随吃随长,于头发消长中领悟道法自然?”云非大笑:“修道人惟餐风饮露罢了。”落棋无奈,只得到观后摇落几个果子勉强果腹,回到屋中,落棋不堪沉默,问道:“此处人迹罕至,道长因何长守此处,郡县中道观香火鼎盛,岂是此处可比。”云非道:“吾道入尘俗,他日有劫殃。三年后,其欲来此处而不可得了。”落棋道:“这是何意?”云非道:“昨日与山中老猿交游,其言曰三年后,天下大变,山河不稳,道家有灾。吾夜观天象,其端已显,今与尔有缘,故告之。”陈落棋心想这老头看来已疯癫入魔了,碍于礼数,道:“吾虽年少,仍知当今圣上勤勉为政,英明神武,更兼内有莫忧谨莫相爷主持朝事,志虑忠纯,鞠躬尽瘁,外有林震林大将军身化万里长城,威服四夷,而今寰宇海晏河清,正是难得的太平盛世,且本朝多尚黄老之术,道家昌盛远胜前朝,道长无乃过于多心了,杞人忧天,嫠妇忧国,当此山水,晨钟暮鼓,携猿共谱道韵,渴饮晨夕露,饥餐四时风,想来殊为可乐,位列仙班不过咫尺,道长当自勉之。”云非见落棋句句嘲讽,也不争辩,大笑三声,指了左厢房,径自上床睡了。落棋无奈,亦道声谢,来到房间,幸喜十分干净。陈落棋疲倦非常,倒枕便睡,一宿无事。

    第二日,天至巳时,陈落棋方才醒转,云非老道摘了几个果子与落棋,道:“此处东去五里,即见官道,汝可速去,吾与猿兄有约,恕不留客。”陈落棋亦归心似箭,无暇理会,不过道声保重,却不敢再上马,只得牵着马缰,缓缓东行。不多时,便看见人烟,原来官道到了。

    欲知详细,下回分解。

     

    第二回 归来人幽斋备科考 落魄客雅馆认恩师

        陈落棋见着官道,心中熟悉,距府不过两余里,自然无限欢喜,归家后亲人重逢落泪、问长询短、嘘寒问暖处种种情景无需再提,倒是墨舟痛哭一场,跪地不起,陈落棋反而一番安慰,两相无事。

    三日后,陈亭着小厮唤陈落棋前来,陈落棋随小厮,穿回廊,度高阁,左转右行,陈落棋心中迷糊,府院虽大,自幼熟稔,此去乃一片竹林,非父亲办公会客之地,了不得跟着小厮走罢了。不多时,行至竹林,却见平地起了一座竹楼,精致细巧,随小厮掀帘入室,只见一榻一桌一架。榻上唯素被枕一套,竹桌上砚笔齐全,竹架间经史琳琅,青案向南窗,外依两株矮竹,靖节青叶,枝探虚室,四周阒寂,清幽风雅,步履为之缓,呼吸为之轻,真是个读书养气的好所在,落棋大喜。陈父正负手端立架前,见落棋到来,道:“前任尔嘻戏,无非念汝年幼,今已束发,自然有所规矩,孔圣人十有五而志于学,与尔年岁相当,今筑此‘志学斋’,望吾儿潜心经笥,数年后赴京赶考,不求挣揣个状元回来,或可光耀门楣,足以告慰先人罢了。来日自当为吾儿延请名师。”落棋极孝,虽爱无拘无束,不得不谨遵父命,从此竹窗苦读。几日后,请得县内一位名师,陈落棋天资聪慧,敏而好学,于学问中一日千里,两年后,弄的其师也无甚可教了,这是后话,暂且搁下不表。

    花开两朵,各表一枝,众位看官哪晓得,正在陈落棋惊马深山前一日,千里外东都洛阳发生了件不大不小的事,谁料得日后生出无限祸患。

    这一日,洛阳城西市熙熙攘攘,商贩乞儿、旅人行者来往不绝,吆喝声、争执声响彻百巷,街道旁高楼林立,堂堂皇皇,雕梁画栋,繁盛气象,确非别处可比。正在热闹处,缓缓行来了一乘软轿,随从约莫有十来人,轿前一役鸣锣开道,街市中人皆停了手中生意,望轿下拜,看官道此人是谁,何以如此排场,不是别人,正是当今百官之首,莫忧谨莫相爷,莫相爷为官三十五载,侍奉三帝,今已六十有五,屡次上奏解印,皇帝不准,待之以师礼,相爷忠厚清廉,爱民如子,深孚众望,百姓无不尊之如父母。莫相爷端坐于轿内,耳听百姓山呼敬仰,忽听得有人叹道:“南面百城兮,何觅青眼;怀瑾握瑜兮,惜放荒野;玉螭待骋兮,奈主天瞽;青锋寒芒兮,恨置匣中;应笑我空谈破浪乘长风,却不知、何处寻得渡客舟!”相爷心想:听此言,字字怀才不遇,胸中定有大抱负,贤人散于草野,吾之过也,或可一见。遂唤管家莫言,召其人轿前一叙。

    须臾,有人帘外参拜,莫公掀帘,细视之,不由歆羡,好人才!只见整整齐齐一个儒生端立,青白儒服,年纪三旬上下,身形巍峨,相貌堂堂,秀眉星目,龙章凤姿,举手间尽为锦绣文章,谈吐里皆是清风朗月,天生一段儒雅风流,竟是个瑾士玉人了。莫公见之大喜,便问详细,原来此人姓许名明璟,是上东都赴考的举子,须知本朝科考三载一次,两日前正是入场之期,此时身无银钱,于天桥边卖字鬻文。莫公道:“不日即放金榜,许举子暂且忍耐,银钱自有本相供给。”许明璟道:“谢相爷,然榜上必无小可之名。”莫公见其面上愤恨不平,知有缘故,怡色追问,许明璟回道:“相爷垂询,不敢不答。小人乃河南人士,家境贫寒,筹备多时,方得独身上京,寄宿于城西同福客栈,店中亦有数位举子同住,几日间,探究学问,来往甚欢,谁料入场前夕,小二唤我到大堂,只见众人齐聚,曰明朝入场,今夕须满饮一杯“壮行酒”,来日榜上有名,切毋相忘。我为酬众意,欣然就饮,回房后,便觉头疼欲裂,昏昏沉沉,触枕即眠,想是天意,突发此疾。第二日醒来,已是晌午,误了考期了,小人迷迷惘惘,不知何归,日间唯漫挥银钱换了杜康,今日两袖空空,被赶出店来,腹中饥饿,方有所醒转,于此开设营生,慢慢筹划归计罢了,免不得丢尽这张脸面。”莫公听说,心想:若此人所言不虚,定是同住举子,妒其学问,暗生坏心。这许明璟相貌端正,不似撒谎,谅其也不敢欺瞒于我。便唤莫言前去同福客栈查察,又难得无事,令许明璟随行,到了一座茶楼,茶老儿认得相爷,急备楼上雅室,莫公坐了,明璟在旁垂手侍立,莫公见明璟恭谨,微微颔首,也命其下首落座,许明璟推辞不过,道声不敬也坐了。饮茶间,莫公有意考查明璟学识,于天象地理经史子集中多番诘问,明璟谈吐从容,对答如流,俨然博学渊识之才。莫公大赞,不觉动了爱贤之心。

    两人正在交谈时,管家莫言趋步入内,道:“回相爷,许先生所言无虚,小二言入场之日,见许先生房门紧闭,敲之无应,以为其已赴考去了,及至晌午,忽见许先生急匆匆跑出房间,方知误了时辰,其余举子皆言临行前敲了先生房门,无人回应,料想许先生心中急切先行去了,不知生此变故。饮酒之事,众口一词,无从查起。” 莫公沉吟,心想:此人确有真才实学,弃置未免可惜,倘细细追究其余举子,若不如我所想,辱了他人清白,若如我所想,多名举人必付有司衙门,又是丑闻一件,势必震动朝野,且京内尚有多支外国使团,到时有辱国体,上心不得安宁。便对许明璟道:“汝既有心报国,真才实学也是难得,今暂居我府,我自当略略帮扶,不至于白费了你这胸中文墨罢了。”明璟大喜,当即离座下拜,道:“相爷垂爱,小人感激涕零,提携之恩,吾当待公以师礼,时时顾念,涌泉报之。”遂磕了三个响头,口称恩师。莫公爱他相貌人才,欣然受之。莫言亦在旁,贺喜莫公收得好门生。

    看官且听我一叹,古来多少事,误在形貌中!古人有云‘画龙画虎难化骨,知人知面不知心’,西子貌动吴越,藏倾国之心;华歆出必休沐,怀逼宫之胆;爱美嫌丑,本是常情,然此乃私心,百姓或可有之,可恨执权柄者为此误了多少家国大事。又有才学一项,古来得高位而行恶政者,孰未熟读圣贤书?祸到临头时才醒悟,德为才先,无德者得高位,才愈高愈难以收拾。莫公一世英明,不免犯 在此处。

    闲话不谈,许明璟随莫公回府,房舍自有安排,一应衣食亦由莫府供给。哪知却惊动了莫府一位‘小太岁’。

    欲知详细,下回分解。

     

    第三回 帝降洪恩准殿试 相逢大劫染沉疴

    上回说到许明璟随莫公回府,只见深院高阁,长廊幽园,屋舍堂皇,非寻常人家可比,心中自是暗暗欢喜。收拾妥当,明璟遂随莫言转到前堂,请安于莫公。行至屋内,只见迎面一块匾额,上书’忠正德高’,笔法遒劲,乃皇帝御赐。下置一短桌并两张太师椅,莫公与夫人郑氏端坐其上,下首两列客椅一溜儿排开,有帘子隔开里间,隐约传来女眷的笑声。此处正是会客之所。明璟趋步向前,以师礼拜之,莫公赐了座,便向郑氏叙说原委,郑氏亦对明璟人才赞叹不已,然心中暗觉有所不妥,须臾而逝。

    忽然里间有人摔帘而出,伴之笑声如铃。明璟知有女眷出入,急忙转首回避,莫公笑称不必,道:“此乃小女,年方二六,年幼鲁莽,明璟无需为意。”许明璟始转过身来,定睛视之,只见一个粉雕玉琢的幼女坐于郑氏怀中,红衫素履,手环腰珮,眉眼清丽,肌若冰雪,好生可爱。这小女子倒不怯生,见明璟凝视她,她也瞪大了两颗如水的眸子回视明璟,此景煞是可笑。许明璟自知失礼,忙正襟危坐,那小女注视良久,侧身握住郑氏的长发道:“娘亲,这个人长得可真好看,比往常来拜访爹爹的公子哥们好多了。”许明璟听闻此言,霎时面红耳赤。莫公见明璟窘态,不由大笑。原来莫相爷一生无子,五十以上方得此女,因诞于秋,名曰秋期,莫府上下莫不宠之如珍,莫公郑氏更是溺爱非常,故这秋期性骄而无所畏惧,某日皇帝下临相府,秋期不蒙召唤,竟爬到皇帝身上去了,这把莫府上下唬得心胆俱裂,皇帝大笑,毫无怒容,反倒极为喜欢这胆大包天的女童,呼为‘相府专供太岁’,此后洛阳内外皆知相府有位‘小太岁’了。许明璟稍坐了片刻,不过与相爷谈论了些书,便请退了。

    第二日,莫相爷上朝如常,君臣间决策了些政事后,皇帝道:“听闻莫相昨日收得一误了科考的门生,可有此事?”莫公出列道:“圣上天听广远,确有此事,这士子颇具学识,微臣不忍贤在草野,故收在府中以备国用。”上道:“既如此,看在莫相面上,即着其明日与众考生一同殿试,以示天恩。”莫相谢恩。散朝回府后,莫公即唤许明璟,告之上命,明璟喜形于色,当即遥望皇宫,跪而三拜,次而叩谢莫公,莫公扶起他,道:“自是足下洪福,今后前途无量。”明璟称谢不止,而小秋期在侧不知二人所言,只见许明璟满面红光,便牵着莫公朝服衫脚,也自咯咯直笑。

    次日,许明璟收拾行装,望去风采更胜前时,为避嫌,便告别相爷,独身前往宫廷,只见道路中考生如云,皆是儒生打扮,个个神气飞扬,彼此见面作揖不迭,其中有早先与许明璟同住同福客栈者,见明璟亦是惊异。都是秋闱试场中的脱颖者,而今齐向宫门行去,沿途有卫士带领,行至聚贤殿而止。众才子鱼贯而入,见殿内金碧辉煌,柱盘金龙,极具威势,仰头见一匾额‘礼下重贤’,匾额下置一鎏金龙椅,皇帝正坐其上,丹墀下,参与考试之大臣依次站立。众人见此气象,不觉冷汗湿衣,叩拜三呼万岁。许明璟见莫公正站在群臣之首,虽如此,自是不敢开言。其后考试种种,自不必细述。及至晌午方才结束,皇帝早已离去,自有宫中内官安排众考官士子用饭。饭后无多时,传唤至太和殿举行传胪大典,宣布结果。只听得殿内外钟鼓齐鸣,齐颂圣德,科考乃文章盛事,而得立此殿者,无一不是人中龙凤。许明璟中了二甲第七名,赐进士出身。结果宣读完毕,众人或喜或忧,齐跪谢恩。皇帝道;“众位皆是博学之士,习圣贤之书,传孔孟之道,今朕已见识诸位才学,甚慰朕心,昌隆国运全仗诸贤,忘诸位毋负朕躬。尔等官职自有吏部裁决,唯许明璟乃莫相门生,朕念莫相年老,须得一人分忧,莫相言尔有真才实学,今特赐尔正五品衔,即为相府长吏,跟随莫相左右。”莫相与明璟急忙出列叩谢。哪知圣上一段仁心,为江山引出无限风波。

    朝散之后,众士子春风得意,自然相聚甚欢,一番游乐。及至深夜,许明璟方才归得相府,自侧门而入,门子道:“相爷尚在前厅等候,相公可速去。”明璟惶恐,慌张赶到前厅,只见灯火通明,炉火熊熊,莫公正坐阅诗书。许明璟急忙上前请安,道:“学生无礼,未能及早归见老师,望老师恕罪。”莫公将手中书放下,道:“无妨。今日与众士子相聚,感觉如何。”明璟道:“皆饱学风流之士,学生位列其间,甚为不安。”莫公道:“圣眼洞察,无需妄自菲薄。今圣上隆恩,吾已吩咐莫言在相府旁置地修屋,以为汝邸,今后可随意来往,吾今年迈,事务繁杂,不得不多劳汝心了。”明璟道:“老师恩重,学生没齿难忘。今后必尽力为老师分忧。”莫公一生无子,虽有秋期,心觉不足,爱明璟人才风雅,心中便觉亲近,视之如子。莫公道:“今汝高中,殊为可喜,为师欲小饮,可否?”明璟焉敢不从。遂吩咐置办了暖酒热食。师生间推杯换盏,谈天论地。

    忽然,小厮进来道下雪了,细问时辰,已是三更。莫公道:“雪乃祥瑞,正是时候,明璟可随我一观。”明璟道:“三更时辰,夜暗如墨,如何得见。”莫公笑道:“这有何难。”遂命下人点起彩灯,以备夜游。两人遂穿衣披裘,行到园子里,园中漫挂彩灯,视物无碍。好大雪,飘飘洒洒,纷纷扬扬,满城柳絮,一川杨花,似花似雾,落池者须臾不见,落枝者盘叠愈厚,落肩者客不欲掸,落衣者人不忍拂。两人赞叹不已。胡不知祸从中来,第二日莫公竟卧病不起,肤烫如火,加之年老体衰,渐渐显出不支的迹象来。

    原来夜半阳气最弱,最是疾病易侵之时,莫公饮得热酒,又露形于寒雪中,冷热相激,壮年尚可支持,花甲之岁如何轻易无事,虽有锦衣貂裘,难以济事。明璟深感惭愧,早晚请安看视,莫府上下皆服其德。

    欲知详细,下回分解。

      本文来源于古典文学网www.gdwxcn.com),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注明出处。
      上一篇:没有了
      下一篇:琢磨传(二)
      最新评论
      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      相关阅读
      • 【人生若只如初见】15-06-14

        【人生若只如初见】 他是一个书生,因赶考时匆忙离家而忘了带住宿客栈的盘缠,无奈之下,只好敲门向路过的人家借宿。 门打开了,走出来的是一个绿纱着身的女子,这女子不施...

      • 第二回 巍巍高垣数喜马 悠悠大千释迦名14-12-18

        话说盘古开天辟地,天地之始,古以身屹天地之间,后不堪长使,终卧大地。其发成木,其血成江流,其筋骨成山峦。故国之西南最为高,名曰喜马拉雅。其 山 之南,有一 恒河 源...

      • 第一回 看破人尘江流傲 浪子缘心白云士14-12-18

        此开卷第一回也,小生自以家门报:余生之鲁土之北,有黄河流经故土,家之县城落土之北,古有山南水北为阳之论,又黄河改道占古之济水,故曰济阳。 余七岁入学,未得大名,...

      • 琢磨传14-10-19

        第一回小公子迷途深山里老疯道胡言破庙中 众位看官需知,本故事飘飘渺渺,不辨真假,戏笔者亦不过一半吊子,行事粗糙大意,文章本来面目不免为浊心秽气所污,若看得,便喝...

      • 15-11-13

        在一个下着大雨的夜里,男孩双手插在口袋里冷冷向前走着,女孩默默跟在男孩身后静静的替男孩打着伞,雨水打湿了女孩的衣衫,男孩忽然转过身打掉女孩手中持着的雨伞瞪着女孩...

      • 追梦岁月15-10-26

        追梦岁月 罗沧 少年离家闯荡 我们常言道: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。那是在四年前的九月,重阳佳节刚过不久。十七岁的杨三毛本应该和其他孩子一样,背上书包,穿上校服,进入高...

      • 与另一个自己相遇15-05-26

        萧焕还记得小时候,自己去放驴和村里一群老人、小伙子,大姑娘。他们要爬过一座座骚土乱冒,满是驴粪疙瘩的土路山去拉拍里(有自然山泉的地方) 去饮驴。每次他都乖乖的像...

      • 江湖侠情之冷面侠客16-03-06

        【第一章冷面侠客】 见过钟离亦的人,绝对忘不了他的脸。 因为他,没有脸。 他的脸就是一张冰冷的银面具,恰到好处地遮住了他的大半面容,只露出总是抿成一条线的薄唇与一...

      • 整理〈〈山桃花开的时候〉〉15-04-24

        本故事为短篇小说,是我在收音机里听到的。 朴实的语言,充满了浓厚的山村气味。其内容大致如下: 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,有一所破旧的在我们看来根本就不可能存在的小学校,...

      • 六道门15-06-05

        在世界的最顶端有一处无所不能的职介所。据说,所有来这儿求职的人,没有一个不会找到自己称心如意的工作的。只是,这处职介所所处的位置有点特殊:背后是千仞绝壁,门前是...

      相关栏目:
    • 古体诗词
    • 古体辞赋
    • 现代诗歌
    • 唯美古风
    • 散文随笔
    • 文化随笔
    • 读书笔记
    • 小说故事
    • 杂谈评论
    • 漫说历史
    • 学术研究
    • 其他类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