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古典文学 > 读者投稿 > 小说故事 >
登录新用户注册
最新推荐
热门推荐

    琢磨传(二)

    作者:青昭 [文集]来源:古典文学网发表于:2014-10-29阅读:

    第四回 许明璟协理相国事 莫秋期偶遇承志侯

    上回说到莫相爷染了沉珂,郑氏与秋期自然床前侍奉,皇帝听闻,罢了朝事,派遣太医前来看视,定了风寒之症,风邪乃百病之长,虽是小疾,无奈莫公年老心血不足,又兼平日间殚精竭虑,竟一时难以痊愈,幸得太医岐黄之术高明,开了方子,莫公面色渐渐好转。过了几日,已可挣扎起床慢走数步了,神智亦清醒如初,遂遣人上表,其表曰:臣偶染微疾,愧忧圣心,圣上仁慈,特派仓公,施展手段,今托圣人洪福,臣体渐康,然臣年过花甲,屡请归乡,未得恩准,今又逢此劫,自觉精神日损,恐于国事无益,幸圣上特赐新科进士许明璟,今居臣府,臣观其为人,忠良干练,堪为栋梁,臣欲加之磨练,更私心略思闲暇,稍付臣事与明璟理之,虽前无此例,将来或成大用,亦未可知,望圣上虑之。思上旦暮,再叩天恩。皇帝念莫相年迈,即传口谕允之。

    原来莫相卧床几日,许明璟日夜请安,犹待郑氏如母,深得其心,莫公恍惚若觉晚得一子,遂看明璟更与别人不同,便上此表,欲加提携,许明璟感恩戴德,殷勤愈甚,然初闻此信,其面忽浮痛苦之色,无人察之。不言许明璟与莫公郑氏感情日笃,那相府千金莫秋期也极喜爱许明璟,其一明璟人才出众,胜人十倍;其二明璟随时入府,必带些市井的小玩意,或冰糖葫芦,或人偶面具,秋期常居相府,见着犹觉新鲜。遂只要听得明璟到府,必一路小跑迎之,莫府内外皆闻其笑。

    言归正传,文武百官听闻圣谕,知莫相有心栽培明璟,莫不青眼有加。莫公养病期间,官吏来往不绝,一大半事务皆经明璟之手,唯机密之事方亲禀莫相。莫公冷眼观之,见明璟行事稳重精明,待人谦恭有礼而又不失威严,断案于法理之内,赏罚于规矩之中,不由乐得放权与明璟,唯饮茶读书消遣病假耳。许明璟之名遂遍行朝内,王公贵族,名媛文士争相与之交结,其中自然不乏溜须拍马,阿谀奉承之辈,自不必提。

    这日,莫公与来客谈书,郑氏一旁侍奉,莫秋期百无聊赖,遂遣小丫鬟青杏去寻许明璟,却得知明璟公务繁忙,已去阁内行走。莫秋期无奈,蹲在池边,以手扶额,丫鬟青杏不过长秋期两岁,也是少女心性,见小姐茫然,便道:“小姐无聊,不若出府玩耍一番,也好看看许公子的新鲜玩意何处买来。”莫秋期心动,当即答应,道:“不若自后门偷溜出去,莫让娘亲知道,必不应允。”这两位娇滴滴的少女遂左顾右盼,竟出府去了。

    莫秋期与青杏出得府来,不择方向,但寻人烟鼎盛处而去。不多时,行到集市,果真满眼新奇,人来人往,喧闹非常。莫秋期心中欢喜,摇首移目,不觉吸引,遂拉着青杏冲进了人群中。这个冰糖葫芦味胜山珍,那个碳烧红薯香过海馐,这个泥人巧夺天工,那个优伶面具滑稽有趣,揽客者迭声吆喝,卖艺者一片喝彩,真把深宅闺秀莫秋期看得眼花缭乱心猿意马,街上行人见这两个衣着华丽相貌清秀的少女大绽笑靥举止疯癫,无不侧目。这莫秋期左手执冰糖葫芦,右手执一彩塑泥人,眉眼皆笑,大吃大嚼,不顾形象,霎时间如风卷残云,左手吃食已尽,大为满足,两手一展,长呼馨气,却不料左手尚留竹签,戳中了身旁行过的路人,秋期并无所觉。看官注意,这位路人却不是常人,见秋期毫无歉意,不禁皱眉,道:“小姐想来是练剑之人,以竹签为剑,刺击有力,可怜我无辜受之,此处乃集市,小姐宜速速回家舞之,莫再误伤他人,吾亦不行追究。”秋期听得,转首视之,只见是个少年公子,估摸年长自己两岁,锦衣华贵,光彩动人,倒也算得仪表翩翩,双目有神,眉浓似墨,虽未长成,已是浑身英武之气,加之身形壮硕,应是个习武之人。秋期虽暗赞其人才,奈自小娇生惯养,莫不待之如明珠,听得讥讽,不由犯 了小性,撅嘴道:“你这人好不讲道理,伤你者,兵也,如何怪得我?况大路朝天各走半边,你双目不明,自撞到我这竹签上,若无这签,岂不撞到我了,到那时恐没个干休。幸得我气力小,否则你身上此时怕有个大窟窿,轻易堵它不上。”青杏旁边听得,不禁掩嘴而笑。那公子听秋期如此说辞,不禁哑然,道:“那还是在下的不是?”秋期点头,道:“正是。本小姐大度,无须道歉。”这公子尚未答言,旁边立着的小厮挽袖,道:“你这丫头好无理,谁敢跟我家公子如此言语,真是没教养,速速回家学礼去吧,我家公子大度,也无须道歉。”秋期与青杏听了,登时大怒,青杏骂道:“你这无礼的奴才,吃了狗胆在此浑说,辱我家小姐清名,他日剥皮抽筋,悔之无及。”那公子倒是浅然一笑,斥退了小厮,道:“家人无礼,两位莫怪,在下以身犯 小姐之物,自是在下之错,在此陪个不是,望小姐见谅。”秋期见其胸襟,虽自知有错,仍骋傲气,道:“罢了,就此别过,望君醒目,一路平安。”且不言青杏见天色渐晚,遂告秋期,一径回府去了,但说那公子的小厮十分不忿,道:“那两女子嘴舌忒厉害,爷也是太好性儿了。”公子道:“你这无知的小厮,没半点胸怀。我堂堂男儿,岂能因此等小事与女子争吵,徒然沦为笑柄。况我等寄居洛阳,事事该谨言慎行,方才那两位姑娘衣着非寻常人家所有,若是当朝显贵家眷,又是别生枝节,与我无益,为父添忧,我之罪也。汝鼠目寸光,安能知晓。”

    众位看官道此人是谁,心思缜密若此。正是当朝武官之首林震大将军之子林又简,表字长易,当今圣上念林震功高,赐爵又简承志侯。自古来武官在外,执虎符而安山河,掌权领兵,功愈高而愈为君忌,故必留亲眷于都,以表臣节,代代皆有此例。林震大将军驰骋沙场十余载,威震边疆,战功无数,外夷以“爷爷”呼之,林军所到处,其患必平,功在社稷,位极人臣,与莫忧谨莫相爷同为帝之股肱,内外清静,全系二人之力。林震为安帝心,留其稚子林又简于洛阳,这林又简少明事理,文武兼修,在洛阳公子哥中出类拔萃,其父甚慰,又恐锋芒太露,传其处世谨慎之道。今日又简出行,恰逢了莫秋期,洛阳城西初相见,此后未免又是一段故事。

    欲知详细,下回分解。

     

    第五回 图救难女施巧计 欲弄强权闭宦门

    日若流矢穿空,月似白驹过隙,须臾三载,期间多少故事,再难絮语,然为使看官明白,故有一二不可不提,欲寻原委,且看今朝,洛阳以西千里外,汉中古道,又生一段奇缘。

    汉中北望南山,南倚米仓,壁立千仞,山雄峰险,虽为兵家挥刀舞戈处,也是风景绝佳之地,“山月临窗近,天河入户低”也称得别有风致。这日,正是暮春时节,天落微雨,林生淡霭,林间古道隐隐传来蹄身清脆,不多时显出身形,乃是一人一骑,其后有一从人背负行李,其马黑鬃油亮,煞是威风,其上乃一白衣男子,手执青伞,细看时容貌清秀,如脱尘俗,顾盼玩景,似游水墨。若有看官玲珑心思,轻易便猜得出,此人正是隆州人士陈落棋共从人墨舟,此处且不言落棋何以至此,自是天意造化。陈落棋正纵眼山林,忽见林中奔出一物,为雾所掩,主仆一惊,急勒缰以防惊马,不由想到此地虎豺出没之传言,再定睛,落棋大骇,如何是个女子,衣衫泥污,襟袖褴褛,钗斜发散,一脸惊惶。落棋忙滚下马扶起该女子,便问其故,女子紧抓落棋袍袖,拜道:“求公子略施援手,搭救我家小姐。”原来这女子名唤绿莓,乃是一丫鬟,其小姐貌美,一富家子弟心生奸邪,强弄手段,于昨夜遣两恶仆杀害车夫,抢得马车载小姐西行而去,绿莓机警,逃入深林,谁知夜间雨急,暗不视物,落得如今模样。陈落棋听得,登时大怒道:“朗朗乾坤,孰得行如此丑事!姑娘莫忧,西行二十余里方有镇甸,那两个狗奴既连夜赶路,必到该处休整,我等加快行程,敢是及时。”绿莓善骑,遂让马绿莓,行了四五里见得一驿站,买了两匹马,三人急策马,一路无言。且说墨舟心中琢磨:我的爷也忒实诚,“之乎者也”读了不少,如此轻信,这姑娘所说颇多破绽,两个女人如何夜行到此?见其谈吐也并非贫家,岂遭追迫而无一男眷从随,且随其一看罢了。

    晌午时刻,陈落棋一行到得隆兴镇,镇虽小颇喧闹,遂拣客店多处策马,不多时来到一客栈前,绿莓疾呼道:“必是此处,门外马车我须认得。”落棋急示意噤声,道:“你且镇外等候,我与墨舟内中行事。”绿莓再拜而去。落棋主仆遂进店落座,店主前来招呼,落棋问道:“你这夜间可有两男一女下住?”店主道:“并无。只晨时有两个大汉来此。”落棋颔首。正沉吟间,后堂奔出一伙计,自言道:”明明两人,却要备三副碗筷,也是稀奇。”落棋心下明白,即悄声吩咐墨舟如何如何,墨舟领命出店而去,落棋自端坐啜茶。小半柱香后,墨舟奔回,暗予落棋一囊,恰此时,小二正端饭菜往后而行,落棋急使眼色,墨舟会意。陈落棋起身,与帘外拦住小二,道:“小二哥莫急,大堂内有一人口称小哥家眷,欲一见,店主不得闲,特烦我来传递消息,小二哥可速去,饭菜我自将暂看。”伙计一脸狐疑,不得已道声谢,将饭盒付与落棋。小二趋步大堂,墨舟忙迎上去,上下打量一番道:“甚是对不住,方才匆匆见小哥侧影,误认为我家兄弟。”遂摸出两钱银子奉与小二,小儿见白花花的银子凭空飞来,自然万分欢喜,迭声谢赏而退,取了饭菜,送与客房去了。不多时,忽听内院传来“哎哟”之声,陈落棋窃喜,又待一刻,遂唤墨舟同至内院,见西厢房门楣大开,落棋急入,正见床上缚者一女子,嘴亦为布缕所堵了,落棋忙解其缚,道;“小姐毋嚷,小生受绿莓所托,前来相救,请随我来。”三人见顾盼无人,遂疾走出店,落棋共那女子同骑一马,旋风也似的出镇而来。

    霎时而到,见绿莓正在树下抓耳顿足,听得蹄声,回顾大喜,忙搀小姐下马,叩谢陈落棋,落棋也坦然受之,始看该小姐,那女子款施一礼道:“小女子戚求默,遭此劫难,幸逢君子搭救,大恩不忘,后必报之。”落棋忙还礼,又细看求默,依约二八年纪,发鬓凌乱,衣衫朴素,然眉黛远山翠,明眸秋波横,雪肌皓腕无须脂粉,袅袅娜娜天生风流,芳泽无加,铅华弗御,姿态间自是大方有礼,颦笑处无愧温婉多情,何需洛神罗衣华裾,不羡天女霓裳散花,此时情辞无多,唯言“粗服乱头,不掩国色”,落棋不觉看得痴了。戚求默见陈落棋如此,不由羞得粉面绯红,绿莓忙咳嗽两声,落棋回神自知失礼,道:“不知两位欲往何处?”求默道:“小女洛阳人士,家道衰落,此去益州投奔表亲。公子何往?”落棋道:“今朝廷不知为何闭了科举,本欲求取功名,岂知无门,不过四方游历罢了,也颇可乐。”求默听得此言,咬碎玉齿,道:“皆是那朝中的奸佞、儒林的鼠辈妄翻风雨,绝此进贤之道。”落棋不知朝事,求其详细。求默道:“帝前新宠许明璟,惑上乱下,交朋结党,权倾朝野,进言曰天下贤才皆已入帝之彀中,绝鲜遗落,科举并无所益,请罢之。帝昏庸,竟准其言,由是君所以在此。”落棋道:“朝中尚有莫相爷把持,听闻此人忠直敢谏,竟无所阻?”求默颜色大变,少顷道:“皇帝前年所纳宠妃,帝为其惑,终日与之花酒,莫相爷屡谏之,数触逆鳞,为帝所远,又妖妃甚是提携许明璟,遂夺相权。”落棋不由扼腕唏嘘,道:“不意竟是如此。吾观两位小姐皆身娇体弱,又失盘缠,益州道远,不若同行,小生亦可锦城一游。”求默思虑片刻道:“既如此,我两人性命全赖公子存之。”原来落棋见着佳人,已生情心一段,不堪异途。青春年少,才子佳人,楚襄有意,未知神女如何?

    四人遂收拾行李,墨舟心有疑惑,问落棋道:“公子适才吩咐小人所买之巴豆粉,确为何物,如此神效。”落棋笑道:“难为你有心求知,巴豆者,《本草经》载其功用,荡练五脏六腑,开通闭塞,利水谷道。食之稍多即腹泻不止,人莫可忍。”墨舟:“这玩意竟如此神妙,即是这般,怎生戚小姐浑然无事?小人不解”落棋大笑道;“汝岂不知女子尚瘦,以楚腰纤臂为美,亲素避荤,故我将巴豆粉仅混入那油腻多肉之肴,小姐必不食之。”墨舟叹服。求默主仆听得,也不禁一笑,暗赞落棋聪颖。一切妥当,落棋策马,墨舟御车以载二女,便趁日头,扬尘而去。

    欲知详细,下回分解。

      本文来源于古典文学网www.gdwxcn.com),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注明出处。
      上一篇:琢磨传
      下一篇:大师
      最新评论
      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      相关阅读
      • 假小子的思维116-01-13

        老师多数是不会细问假小子那个别同学是谁的。但是吧,如果扣分了,假小子就无语了,老师还没散会回来的前十多分钟就什么都甭想做了,就一个思路,不停地在心里打草稿,该如...

      • 小丑的决定15-08-19

        小丑的工作是给人们带来快乐和欢笑,让人们开心、 当人们不再欢笑、不再快乐时、 这个时候小丑勇敢的站出来,尽自己的本职使人们再次欢笑。 看到一张张笑脸,小丑也满足的...

      • 第二回 巍巍高垣数喜马 悠悠大千释迦名14-12-18

        话说盘古开天辟地,天地之始,古以身屹天地之间,后不堪长使,终卧大地。其发成木,其血成江流,其筋骨成山峦。故国之西南最为高,名曰喜马拉雅。其 山 之南,有一 恒河 源...

      • 第三回 美歌艳舞不撼摇 菩提之愿为谛心14-12-18

        话说阿私陀接过王子悉达多后,面露惊异之色,国王旁立欲言又止,眼疑视阿私陀抱子于内宫踱步,前而复后,后而复前,不晓何意。许久,阿私陀竟抽噎,喃喃自语道:吾不见师矣...

      • 有扇白羽,有灯琉璃16-02-17

        1、我叫白羽。 自天机老人在我的体内注了一缕碧色的仙气,我便成了世间少有的灵物。 2、 我的主人已经不知换了多少,他们争夺着、厮杀着,我早已习惯了饮血的日子。 直到她...

      • 秋水忆萧然15-06-09

        【一】忆萧然 时节已是秋末,犹记那年我去慕容府游玩,在慕容复里遇见了他慕容萧然。 那些日子里的他,或许只有记忆里才有吧!柔风轻拂,落花纷飞,像是上天刻意给的时间和...

      • 十七岁的花祭15-02-07

        王芳芳走了,刚刚过了她的十七岁生日.尽管在意料之中,听了这个消息,我的心还是咯噔一下:豆蔻之花如此过早地凋零,太可惜了! 她是妻子同事的女儿,家中唯一的孩子.三年前,芳芳...

      • 黄艺博总队长极其平凡的一天15-01-04

        人物简介:黄艺博是武汉市华师一寄宿学校的学生,毕业于武汉市江汉区滑坡路小学,少先队员,中国少先队武汉市副总队长。据多种媒体称,黄艺博两三岁开始看《新闻联播》,7...

      • 【人生若只如初见】15-06-14

        【人生若只如初见】 他是一个书生,因赶考时匆忙离家而忘了带住宿客栈的盘缠,无奈之下,只好敲门向路过的人家借宿。 门打开了,走出来的是一个绿纱着身的女子,这女子不施...

      • 15-11-13

        在一个下着大雨的夜里,男孩双手插在口袋里冷冷向前走着,女孩默默跟在男孩身后静静的替男孩打着伞,雨水打湿了女孩的衣衫,男孩忽然转过身打掉女孩手中持着的雨伞瞪着女孩...

      相关栏目:
    • 古体诗词
    • 古体辞赋
    • 现代诗歌
    • 唯美古风
    • 散文随笔
    • 文化随笔
    • 读书笔记
    • 小说故事
    • 杂谈评论
    • 漫说历史
    • 学术研究
    • 其他类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