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古典文学 > 读者投稿 > 小说故事 >
登录新用户注册
最新推荐
热门推荐

    秋水忆萧然

    作者:夏千秋 [文集]来源:古典文学网发表于:2015-06-09阅读:
      【一】忆萧然

      时节已是秋末,犹记那年我去慕容府游玩,在慕容复里遇见了他--慕容萧然。

      那些日子里的他,或许只有记忆里才有吧!柔风轻拂,落花纷飞,像是上天刻意给的时间和场景,为的只是遇见他。在温阳柔花的衬托下,他显得格外潇洒。一身素净的白衣,晚上看便是一张迷人的脸,柔情似水的双眸总能给人一种莫名的安心。十七岁的我那年遇见他,心弦微拨。

      他是慕容府老爷的长子,长我一岁,羞涩地我或许是因为初次遇见他,慌乱之下正好撞入他伟岸的怀抱,我急忙起身,脸上泛的红晕一圈一圈的散开,低头道了声见谅,却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    "姑娘可是尉迟府的千金,尉迟秋水?"

      眼前男子眼带笑意,温润如玉。

      "是。"

      我涨红了脸,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答话,往昔冬梅丫头教的礼数全忘在脑后了。

      "在下是慕容萧然,令姑娘受惊了,还望谅解。"

      他眉目清明,用似晴夜下一弯明月的眼神望着我。

      "无妨。"

      我转过身,低声应了一句。

      "不知秋水姑娘此次前往慕容府所谓何事?"

      "我是来赏花的,听说慕容复桃花林美景甚好,想一睹其风采。"

      "原来姑娘是为这事而来,身为慕容府长子怎么能怠慢姑娘,随我来吧。"

      我没做声,无言以对,竟让我有些窘迫,可就在我还犹豫不决的时候,慕容萧然便以极好的轻功带我飞上了房顶,直穿花林之中。

      我惊呼一声,死死抓住他的衣服,没敢松手,生怕一松手就会掉下去。

      "秋水姑娘不是要赏花吗? 为何在这桃花纷落,群蝶飞舞的桃花林中却不敢睁眼呢?"

      他向我笑笑,言语里尽是柔情。

      他的怀抱很暖,暖到让我安心舍不得离开,暖到让我有胆量睁开双眼去看那桃瓣纷飞的美景。

      "秋水姑娘。"

      他唤我芳名。

      "嗯,怎么了?"

      "在下看你笑的如此灿烂,可是想到心上人了?"

      我一惊:"慕容公子,我未曾有过心上人。"

      听着像是解释,像是刻意告诉他我没有心上人。

      "呵呵,不会是没人要你吧?"

      他语带玩味,我气结:"休要胡说,本姑娘年方少华,虽没有心上人,但要说倾慕者,城内外可是十里八乡往尉迟府赶,尉迟府的门槛都快被踏烂了,再说我是大户人家的姑娘,对心上人要求很高的,来提亲的。我还看不上!"

      他抱着我轻悠悠落地,我望着他的脸,当脚尖触到地面时,我推开了他。

      "看来秋水姑娘的要求很高呀,那在下在公主眼中如何,可否博得芳心?"

      他笑意未减。

      我神情未定,也没说什么,只是瞪大了惊奇的眼睛。

      "不说话算是答应了,答应了就不可以后悔,懂吗?"

      "不行。"

      我一口否决,大彻大悟般。他和我虽然都是大户人家的子孙,听过名号,但我与他素不相识,怎可轻易答应。

      "行与不行你都是我的人。"

      我一怔,转头望向他,却无人影。

      【二】秋水?嫁我可好?

      念着昨日萧然说的"嫁与不嫁你都是我的人",心里居然有淡淡的喜悦。

      这日,我便又去了慕容府,一级一级数着上门的台阶,就当我准备敲门的时候,忽然有人从身后蒙住了我的双眼,而后双脚就腾空了,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时,已是在一叶小舟之上。

      "秋水姑娘,我们又见面了。"

      他的声音明朗如溪。

      "慕容公子……"

      我语塞,双手不知道放哪里才好,只好生生背过身去,不至于让他看到我双颊绯红的样子。

      " 别说话。"

      他拉过我的手递给我一个青青翠翠的莲蓬,一袭白衣宛似盛开的白莲。

      "尝尝。"

      他亲手剥了一个莲蓬放入我手心,我将那链子含入口中,清甜清甜的,有点涩,就像我现在的心情。

      他在小舟的一角轻摇着浆,我则在舟头。莲花盛开正好,舟下滑过的水轻轻泛着涟漪。穿行在莲叶间小舟上的我,就像个天真的孩童,将绣鞋从脚上脱下,把脚伸进池水里,手击打着小小的水花。

      "秋水,你就像莲花那样美。"

      他望向我,脸上有浅浅的笑意。他没有像昨日一样唤我秋水姑娘,而只使唤我秋水,记忆里也只有父亲这么叫过我。我记忆里没有娘的样子,爹说娘去得早,儿时我是见过的,只是那会儿年纪尚小,没有记住。

      "休要胡说!"

      我摘了片翠荷遮住脸,扬起手中捧起的水向他撒去。他想躲开却没躲开,那水正好打在他的白衣上,顺着宽大的袖袍一地一地落在了小舟上,落在了莲池里。

      "秋水,嫁我可好?"

      他一字一顿,满含情意,让我有些错乱,心里虽然说了千百遍我愿意,嘴上却始终没有说出口,顾于面子,便违心地说了句:"不嫁!"

      他依旧只是笑笑:"嫁与不嫁你都是我的人。"

      "才不是你的人。"

      我掩笑跳入池中,本只是想让池水的清凉掩却脸上的绯红,却没想到萧然也同我一起跳了下来。

      我懂水性,在水中自然如鱼儿般自在,可这刀剑功夫了得的慕容公子却不懂水性,所以我只得将昏死在水里的他救上岸。

      当我把他提上岸时,我清楚地听见他口中念着我的芳名"秋水".

      我心下一惊,也不好不管他。我一介女子将他从水中救起已是不易,也背不动他,只好守着他等他醒来。太阳已经下山了,夜色越来越浓,我与他的衣服都是湿淋淋的,晚风一吹,便有些刺骨。

      我瑟缩着,想找人帮忙,又怕他有事,守着守着便睡着了。

      【三】定君情

      第二日,我醒来时,已回到了尉迟府,想必是他送我回来的吧!

      "冬梅,帮我看看是穿这件好看还是穿那件好看!"

      一大早,我就拉着睡意朦胧的冬梅陪我试衣服。

      "小姐穿哪件都美,让奴婢再睡会吧!"

      冬梅打着哈欠说道。

      "哎呀,不行,快帮我看看!"

      我拉着冬梅不让她走。

      "女婢觉得小姐跟往日不同了。"

      冬梅捂着嘴偷笑。

      "哪里不同了?"

      "小姐以前从来不爱打扮,这几天却跟变了个人似得,比以前爱打扮了。"

      "哪有……本小姐天生丽质,那还需要什么打扮,还有啊,冬梅,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,你不是什么奴婢,你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姐妹,知道吗?下次再这样,我可是要翻脸的。"

      "知道了,小姐。"

      我同冬梅一边说着一边打闹着。

      "好了,别闹了,我还要换衣服,快帮我看看!"

      我换好衣服自里屋出来后,便出了尉迟府,同昨日一样也失去了慕容府,也是心里一级一级数着台阶,才准备敲门。

      门轻轻打开,看见的人却不是萧然,而是一个身形佝偻的老妇人。老妇人说她是萧然的奶娘。

      "秋水小姐,可是来找公子的?"

      我点点头。

      "今儿公子有事去了,进来坐坐吧!"

      老妇人拉起我的手,满是慈爱的笑意。我随他进了慕容府,偌大的庭院,几棵孤零零的梨树,开着几朵孤零零的花,下人虽多,却免不了略感悲凉。

      "秋水小姐别见怪,着慕容常年是这样,公子双亲在他八岁时就不在人世了,那时起,老奴就再也没见公子笑过。老爷那会刚去,慕容府的家也继承重担便落在了他 身上。老奴心里心疼他,想帮他做点事,公子却总说老奴年纪大了,所以什么事都起力亲为,直到那日秋水姑娘来慕容府赏花,老奴才看见了公子久未出现的笑 容……"

      老妇人对我说着,不时抬起手抹掉滑下的泪水。我看着,拍拍她的肩:"那我以后常来可好,反正我也喜欢这的花呢!"

      "麻烦姑娘了,公子命苦,还望姑娘替老奴多陪陪他……"

      整个一天我都陪着萧然的奶娘,谈着从前的事,我静静听着她的故事,浑然不知时间已悄然过去,直到夜色渐暗,吹来的风渐凉,我才发觉已入夜。

      我辞别奶娘,朝她挥挥手,心里暖暖的,但不免也有点失落--今日没见到萧然,觉得有些沮丧。

      正当我踢着脚下的石头叹气的时候,脚下一滑,侧身摔向那冰凉的青石板,原以为就会这么没用的跌倒,却没想到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。我借着月光,抬头望向那人的脸,是萧然。

      "多谢慕容公子相救。"

      我起身低头道谢,抬起头便对上了他那双清亮的眸子。

      "秋水,"他向我伸出手,"别离开我可好?"

      我呆怔在原地,想起奶娘说的那些话,心下一横便牵住了他的手,轻应了一声"好".

      他拉我入怀,在额头上印下一吻:"秋水,嫁我可好,来日我定铺十里红妆,娶你为妻。"

      "好。"我紧贴他的怀抱,像是一松手他就会不见似的,靠的那么紧,那么紧。

      【四】慕容云歌

      一日清晨,慕容府里来了个小丫头,大概十四、五岁的样子,生得俊俏。活泼伶俐的样子特别招人喜欢,我也不例外。

      她一见到萧然,便扑到他怀里唤他"然表哥".萧然伸出手摸摸她的头:"小云,才三年不见,又长高了,都长成大美人了!"

      "小云变成美人了,然表哥也越发俊了呢!"

      小丫头一脸天真。

      "小云,别拿表哥打趣。"

      萧然抿嘴笑笑。

      "然表哥有没有想小云啊,小云可是天天在想然表哥!"

      "表哥当然有想。"

      萧然拉过我的手,对我说这是他远亲的表妹,名唤慕容云歌,是他儿时最要好的玩伴,然后向小云丫头指指我:"小云,这是秋水姐姐。"

      小丫头眨着眼睛望向我,目光由下往上打量了一遍,就笑嘻嘻扑到我怀里唤我"秋姐姐"

      "秋姐姐好美呀,小云喜欢秋姐姐,小云长大了一定要像秋姐姐一样楚楚动人,这样然表哥一定会娶我的!"

      小雨说着又笑嘻嘻扑倒萧然怀里,撒起了娇。

      萧然无奈的望向我:"别听这丫头胡说!"

      小云做了个鬼脸,朝我摆摆手,又推我和萧然去玩捉迷藏,红扑扑的笑脸可爱极了。我和萧然没辙,也只好由小云那丫头去。

      【五】负心汉

      我与萧然相识一年后,萧然便向尉迟府提亲了。

      我听说提亲那日,慕容家表小姐不肯吃东西,也不说话,下人送什么东西她便砸什么东西,还一直用怨恨的眼神看着外边的喜红色。

      那日后,他便找到萧然,泣不成声的指责他:"然表哥,你小时候答应过小云不会娶别人的,只会娶小云一个的,然表哥难道忘记了吗?"

      提亲三日后,便是我与萧然成亲的日子。我既兴奋又怅然:小云难道是萧然以前的心上人?碍于婚期,我便没有将这些疑问说出口。

      成亲按安排那样,宾客来的很多,贺礼也很多,大红灯笼挂的满街都是,鞭炮声不绝于耳。

      我坐在摇晃的轿子里,盖头遮住了我的脸,我满心欢喜的以为可以和萧然共度余生,却没想到幸福来得那么短暂。

      大婚那晚,我与萧然喝过交杯酒后我便沉沉睡去,次日醒来却是躺在冬梅怀里而不是萧然怀里。

      我看见冬梅脸上有泪珠落下,便问她发生了什么事,她泣不成声,只是告诉我慕容府退亲了,萧然不要我了。

      我泪如雨下,不顾爹和冬梅的反对跑到慕容府问他为什么,只见他一身红衣,眉间尽是笑意。

      "秋水,你走吧! 我已与小云成婚,你回尉迟府去吧,我从头至尾都没有爱过你!"

      萧然看着我的眼睛,一字一句像刀剑般刺入我的心。

      "你曾说嫁与不嫁我都是你的人!"

      "那是以前,你走吧,我爱的人是小云,一开始就是!"

      "我不相信……"

      我差点昏过去。

      萧然的语气那么决绝,我眼看着他转身将慕容府的大门关上,隐约听见一句:"然表哥,我们去赏桃花可好?"

      那声音尽带妩媚,却久久无人回答。

      那天,我敲打着慕容府的大门,门上留下了一个个血印,却还是没有人开门,后来,是冬梅把我扶回了尉迟府。

      回尉迟府后的第二天,慕容府就传出消息说萧然毒发身亡,我原以为是假,直到看见慕容府的灵车走过长安街头,才顿然失声痛苦哭,那一夜,我守了他的尸体一晚,哭干了泪水。

      【六】情意深

      后来的后来,我才知道,原来萧然从未负过我的情意。

      成婚那晚,慕容云歌在我和萧然的交杯酒里下了毒药,当我饮下交杯酒时,萧然发觉我神情不对,一把脉,发现我竟中了毒,我那时昏睡过去,自然什么也不知道。

      他破门而出,手执长剑,闯入慕容云歌的房间,以剑抵住她的喉咙,问是不是她下的药。

      慕容云歌一身嫁衣似火,手抚上那泛着寒光的剑:"然表哥,你看我美吗?这嫁衣可是专门为今天准备的,和秋姐姐身上那件一模一样,我要代替她做你的新娘……"

      "住口,解药在哪里,快给我解药!"

      "然表哥,如今你和她都中毒,而我只有一颗解药,但我可不打算救那唤作尉迟秋水的贱人,若不是她,我就是你的新娘!"

      "那只是当年长辈们的一句戏言,你又何苦当真?"

      慕容云歌僵住笑容,在她神智涣散间,潇然从她手中夺过解药,并将解药喂入了我口中,以他的内力助我解毒。

      慕容云歌蓦然回过神,然是没有半点悔过之心的说:"然表哥,你真傻,你怎么知道我手里拿的就是解药呢?你怎么也想不到那是另一种毒药,哈哈哈……"

      萧然猛然执长剑划过她的嫁衣,眼里怒火似要将他烧灼,而后却像是没有感情的人一般的倒在地,木然的望着慕容云歌:"小云,你把解药给我好不好?我娶你好不好?"

      慕容云歌一怔,鬼魅般笑着说:":然表哥肯娶小云就好,只要然表哥娶小云,小云什么都答应你!"

      说着便将唯一的解药给了萧然,而萧然却将解药给了我,毫无半点不舍,自己却无药可解身上的毒。

      他故作无事,知道自居早晚都是死,便服了断魂丹,而慕容云歌却以为他服的是解药。

      他若无其事的对云歌说:"既然我答应去你,那你也答应我一件事可好?"

      "好,只要然表哥愿意娶我就好。"

      她笑如从前那般天真。

      这样,我便被安全地送回了尉迟府,也正是那一日,我跑去问他问什么退婚,他为让我安心才违心地说了那么多伤我的话。

      我活了下来,而萧然却在那日毒发身亡。

      【七】守君墓

      我得知真相后,整日守在萧然目前,魂不守舍,不思茶饭,不进油盐,回想起与萧然的点滴,便泪如泉涌般而下,痛到心底。

      我守着他的墓,陪着他说话,我想这样他就不会再感到孤独了吧!每年春天,我都会在萧然墓前种上一棵桃树,年复一年,便成了桃林。秋天时桃瓣纷飞的样子,就如我和他一起赏的慕容府的桃花林一样美。

      愿我的桃林,永远陪着我的墓中人,让他不再孤单。

      【后记】

      我总记得小姐向我提起的那个白衣若仙的男子--慕容萧然,那个愿为小姐舍命的男子。

      我听说,慕容府的表小姐在萧然公子死去的那天便疯了,至今下落不明。我想那应该是她罪有应得。

      小姐说,她死后要将她与萧然公子葬在一起,让她陪着他。

      如今,我已成家,再想起这个"秋水忆萧然的故事"觉得恍然隔世多年。我朝窗外我的夫君望了一眼,他朝我会心笑笑,如此温暖。

      【岁月静好相伴,君妾情好相守】 --夏千秋
      本文来源于古典文学网www.gdwxcn.com),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注明出处。
      上一篇:六道门
      最新评论
      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      相关阅读
      • 十七岁的花祭15-02-07

        王芳芳走了,刚刚过了她的十七岁生日.尽管在意料之中,听了这个消息,我的心还是咯噔一下:豆蔻之花如此过早地凋零,太可惜了! 她是妻子同事的女儿,家中唯一的孩子.三年前,芳芳...

      • 琢磨传(二)14-10-29

        第四回许明璟协理相国事莫秋期偶遇承志侯 上回说到莫相爷染了沉珂,郑氏与秋期自然床前侍奉,皇帝听闻,罢了朝事,派遣太医前来看视,定了风寒之症,风邪乃百病之长,虽是...

      • 江山易得,美人难守15-06-09

        说书人总是有新鲜的故事,今天也一样。 她七岁开始便喜欢上了他。他是众皇子中最不受宠的一个。她是丞相之女。 他是皇子,她是丞相千金,这样的婚姻,理应说是门当户对。朗...

      • 第一回 看破人尘江流傲 浪子缘心白云士14-12-18

        此开卷第一回也,小生自以家门报:余生之鲁土之北,有黄河流经故土,家之县城落土之北,古有山南水北为阳之论,又黄河改道占古之济水,故曰济阳。 余七岁入学,未得大名,...

      • 假小子的思维216-01-13

        困在笼子里一天的小鸟终于解放了。一个一个紧忙道着,把桌子上的书本笔往大大的书包里一个劲儿的塞,塞,塞,还不时的问问老对儿(同桌)今天留的作业都有什么来着。。。 ...

      • 【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】15-06-14

        【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】 他是为四海高山流水执笔的画师,没有家人,没有依靠,更没有锦衣玉食,却乐得其所。 他温润如玉,为人和善,江湖好友遍布天下,且生得一张姣好的面...

      • 一面镜子15-09-01

        一个年轻人正值人生巅峰时却被查出患了白血病,无边无际的绝望一下子笼罩了他的心,他觉得生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,拒绝接受任何治疗。 一个深秋的午后,他从医院里逃出来...

      • 与另一个自己相遇15-05-26

        萧焕还记得小时候,自己去放驴和村里一群老人、小伙子,大姑娘。他们要爬过一座座骚土乱冒,满是驴粪疙瘩的土路山去拉拍里(有自然山泉的地方) 去饮驴。每次他都乖乖的像...

      • 琢磨传14-10-19

        第一回小公子迷途深山里老疯道胡言破庙中 众位看官需知,本故事飘飘渺渺,不辨真假,戏笔者亦不过一半吊子,行事粗糙大意,文章本来面目不免为浊心秽气所污,若看得,便喝...

      • 黄艺博总队长极其平凡的一天15-01-04

        人物简介:黄艺博是武汉市华师一寄宿学校的学生,毕业于武汉市江汉区滑坡路小学,少先队员,中国少先队武汉市副总队长。据多种媒体称,黄艺博两三岁开始看《新闻联播》,7...

      相关栏目:
    • 古体诗词
    • 古体辞赋
    • 现代诗歌
    • 唯美古风
    • 散文随笔
    • 文化随笔
    • 读书笔记
    • 小说故事
    • 杂谈评论
    • 漫说历史
    • 学术研究
    • 其他类型